夏花冬青女贞诗词六首(二)

- 2021-09-13-

湖南大木苗圃为您继续更新关于小叶女贞的古风诗词~

 

“秋水悠悠浸墅扉,梦中来数觉来稀。

 

玄蝉去尽叶黄落,一树冬青人未归。”唐朝李商隐《访隐者不遇成二绝》

 

晚唐时候的李商隐,40多岁后到四川幕府做事,闲下来的时间就是去深山找僧人隐士,探讨佛理。秋天的时候,他进山看望故人,发现只有小房子,而人却没有回来,只有门口巨大的冬青树在漫山黄叶中格外苍翠。

 

唐朝对冬青女贞的审美集中在四季常青,冬天不凋谢这种长久之美。

 

小叶女贞引蜂来 女贞 小蜡

 

“涨落平溪水见沙,绿阴两岸市人家。

 

晚风来去吹香远,蔌蔌冬青几树花。”宋朝洪咨夔《夏至过东市二绝》

 

宋朝对于花木的审美又有新的开拓,因为冬青和女贞夏天也开花。

 

这里写的是夏天的晚上,一座小城市里的黄昏景色,一条溪水,两岸人家,岸边多种植冬青或者女贞树,夜市正在灯火下开张,人从桥这边走到那边,晚风里有浓郁的冬青花香。但这里,很可能是女贞。因为女贞花的味道特别浓郁,边开边落,花香渲染这里小城风情。

 

“过雨梅无半个黄,冬青枝上雪花香。

 

不须更要风吹面,看著青林意自凉。”宋朝杨万里《晓登多稼亭三首》其一

 

这是初夏的梅雨,但是不是梅子黄时雨,是梅子青青的早夏之雨,虽然梅子还没有成熟,但是冬青枝上的花雪已经辛香。

 

我说过女贞花才有格外浓郁的香气,这里的冬青很可能就是女贞。在女贞树的雪香里,走到梅林深处,去感受初夏雨后的微凉。

 

南宋已经开始区分冬青和女贞。

 

“山矾风味木樨魂。高树绿堆云。

 

水光殿侧,月华楼畔,晴雪纷纷。

 

何如且向南湖住,深映竹边门。

 

月儿照著,风儿吹动,香了黄昏。“宋代: 张鎡《眼儿媚·女贞木》

 

女贞和冬青的区别,在于女贞花特别辛香。所以这首词是特别描写女贞的,说它花开如山矾之白,却有桂花的浓郁,高大的树木上绿叶堆着白雪,掩映楼台,

 

女贞最合适像梅花一样种在南湖水边,和竹子一起守护着最清丽天然的院落,让月光照着,让风儿吹动,像梅花一样香了湖光山色与黄昏。

 

这其实是对女贞最美的夸奖。

 

元明之后,冬青和女贞就分开了,女贞就是有着浓郁芬芳的夏花,更像贞洁的女子。而我们知道,这是对女性极端约束的时期,女贞的诗词也多半涉及守贞之类,乏善可陈。

 

夏花冬青女贞诗词六首:晴雪纷纷,月儿照著,风儿吹动,香了黄昏

 

“女贞花白草迷离,江南梅雨时。

 

阴阴帘幙万家垂。

 

穿帘双燕飞。

 

朱阁外,碧窗西。

 

行人一舸归。

 

清溪转处柳阴低。

 

当窗人画眉。“近代王国维《阮郎归·女贞花白草迷离》

 

倒是近代王国维一首夏日女贞花开,点染于江南梅雨季节的夏天,更有一种夏天家常却又动人的美丽。

 

那女贞花开,白雪梅雨的江南季节,家家都垂着帘子,防止这个时段的雨水飘窗。忽然一双燕子飞过,一扇向西的窗户打开,原来那楼阁之外是一江碧水,有归人在船上。

 

而窗户开处,一位女子正在画眉毛。

 

这是欣喜等待丈夫的回家呀!

 

这首诗绝对不是写实,因为楼上的女子何以就知道船上是丈夫?但是这首诗的意境却非常唯美清新而明丽。随着船的缓缓归来,窗户打开,有俏丽的女性当窗画眉。而雪白的女贞花,并不是特别代表女性那种忠贞,反而是种浓郁而明快清新的相思,将江南初夏的图画美,人情美,流畅勾勒出来。

 

    湖南大木苗圃主营红花檵木、小叶女贞等绿篱植物,有需求的话欢迎来电!


相关新闻